知病因,好预防_精神病病因知乎_宫颈癌病因知乎

Omentum)较为少见,男多于女,发生年龄3~75岁,多见于25~50岁,以肥胖者为多,本病可引起明显腹痛和胃肠道症状,不易与其他急腹症相鉴别。

1、腹腔炎症后局限性或索带状粘连或手术后切口下腹膜与大网膜的粘连。

2、疝内容物为大网膜,尤其与疝囊壁粘连时。

3、网膜上的囊肿或肿瘤也很容易发生扭转。另一类型为原发性扭转,可以在无腹内疾病情况下发生,与粘连及肿瘤等无关,无明确的原因,可为网膜的畸形,如自由缘突出呈燕尾状,脂肪的量或位置的变异,静脉过多或皱缩以及动力增加,网膜中有非特异性炎性病灶等,均可能是发生扭转的易患因素等。另外突然咳嗽、改变体位,提拿推移重物,亦可为诱发因素。有的学者推测网膜扭转常见是可逆性的,也可多次发生。发生扭转后,扭转的远端可出现淤血以至发生梗死。

扭转常为单纯型,可分为完全性或不完全性。完全性扭转可达六个整圈,这种网膜多颇为肥大,有一长蒂和一个狭小的附着处。

精神病病因知乎图片

由于我有脑寄生虫病,记性很差,尽管这是血与泪的经历,很多事我都记不起来了,讲述起来没有那么精彩。但大多数的事大致能够想起。

很想打高票答案的脸,写得那么地没有人间烟火气,甚至还有些许浪漫——我觉得这完全不是真实的精神病院啊。

精神病院里有的是弱肉强食,有的是医生护士对病人的各种瞧不起!

写得那么好干什么,事实上医生护士对病人相当地看不起,在精神病院里最大的感受就是病人低人一等。

我也不记得是多少年前我的父母强行将我带到精神病院做鉴定,最后我被鉴定为轻微的精神分裂。

也不记得第一次是什么时候我跟父母发生矛盾,父母将我五花大绑地绑到了精神病院住院。

父母对我动用暴力的时候,我反抗了,我咬了妈妈,又抓了妈妈的手臂。后来很长一段时间我妈妈都会跟人展示。她指着自己的伤痕说:“瞧,这就是我女儿咬的,抓的!”言下之意是说我很不孝顺,竟然连父母都敢打!

一直以来我总觉得父母生我养我非常艰辛,总想要好好报答他们。不管他们怎么做,总是我的父母啊。当我被人恐吓说要把我做成人彘,我第一时间想起的是他们,我死了?他们怎么办?我在想,如果我有机会活下去,那么我余生的意义就是养活他们,就是为他们而活着。我宁愿自己受罪也不愿意他们受苦啊。

可我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我说不出来,我觉得我不应该这么做,不应该爱他们,不应该对他们付出。尤其是他们把我送进精神病院之后。我尝试过原谅我的妈妈,可没有成功;但我依然爱着他们。我对他们的感情很复杂,很矛盾。可是,有一天,我终于决定不再爱他们。我花了很长一段时间的痛苦,努力地甩掉了对他们的爱——我都不知道原来我对家庭的爱有这么深,最初选择不爱他们,我竟然那样的痛苦。

我的父母不知道我爱他们,因为我不善于表达,估计表达了他们也不会相信的。我有着脑囊尾蚴病的典型特征:双眼木讷无神,寡言少语。估计我这样一个人,别人也确实很难喜欢得起来。从小到大他们都骂我笨,很多时候我也觉得自己确实笨,我从来没见过像我心眼这么实在的人,我身边的人,哪一个不是把自己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呢。

我爸爸有时候不太喜欢我,因为我木纳、我笨。我看到他对表弟的那个态度,喜欢得不得了,我都觉得很嫉妒。我的表弟小时候是个小正太,又很聪明,可谓是人见人爱,后来我才知道他所谓的聪明不过是自己的吹嘘而已,他连正规大学都没有考上。尽管我很笨,由于脑寄生虫病造成记性差、反应慢,我好歹也上了个三本的。

好吧,开始说我第一次进精神病院的经历:是的,你们没有看错,不是我精神病发了,而是与父母言谈不合,他们就将我送进了精神病院。

在精神病院里,我成天就哭泣。一位农村的大姐安慰我,好好吃药,总有出去的那一天。在精神病院的那个时候,我告诉那些病人我没病。说实话,精神病院里的病人并不像大家所想象的那样癫狂,在药物控制下的他们表现都挺正常的。我去的那个第五人民医院平时都非常平静。真没想到,大家竟然对精神病院这么感兴趣,这么多人关注。什么吃药,饮食啊,很多细节我都不记得了。我只记得的医生护士都是看着病人吃下去的,要吃假药不是那么容易的。吃药对人是有副作用的,主要是对肝脏有所损伤。我断断续续地吃了十年的药吧,其中有两三年没有吃。我的父母总是向人倒苦水,吃这么多年的药,为我花了不少钱,他们为我付出了很多。我在想我还没有跟你们算账呢!我吃了这么多年的药,副作用那么大,我身体越来越差,他们一点都不管。

我住院那里,女病房大概还不到十间吧,大家平时可以走动的地方就是病房和过道。过道的起点的高处挂着一台电视,这就是精神病人唯一的娱乐了。平时特无聊,觉得时间特难熬的。很多病人平时就三三两两地挽着手在过道来回走动。在这里基本上就像坐牢一样痛苦。精神病院提供的饮食非常之差,说是猪食一点都不为过,后来我出院之后的两三天,哪怕是最简单的饭食我都觉得好吃了。

有一次,有病人家属来看望病人,他们指着我说:“要是你能像人家那样正常多好!”他们接着又对我说:“你真的一点都不像有病的人呢!”很多病人大概因为长期吃药有副作用,动作看起来有些机械。我看起来还好。

再说那位农村大姐吧,她有些瞧不起我,我看起来木讷、寡言少语,还老实。她对她孩子也有不满,大意就是说他太老实了。

这里的护士对病人只有两种感情:瞧不起和厌恶。他们很有等级意识,在过道的终端有一个石桌子,后面放了一把皮椅子。这把椅子是专供护士坐的,护士不允许我们坐。

有的病人经历确实也是骇人听闻。有一个女的,大约在这里住了十几年了吧,从来没有出去过,她曾经把一个婴儿从三楼摔下去,婴儿被摔死掉了。有一个男的,人高马大,看起来很不好惹,据说是捅死了他哥哥。有一位阿姨,在这里住了十几年,每年有几天假,家人可以接她出去玩一番,她饭也不会做,呆在家里光是玩;她说外面的世界让她很不适应,她也不想着出院了,打算在这里住一辈子。我想她已经习惯精神病院那块儿巴掌大的地方了,在这里最起码精神病人没有瞧不起她,在外面很受人瞧不起的。

这里的男病人,就一个字:色。有个老太婆对这些男病人非常厌恶。他们喜欢跟女病人搭话,还喜欢揩油占便宜。那些男病人住在另一栋楼里。在女病房和男病房之间有一个院子,吃饭的时候一般在院子里吃,天气好的时候,也会打开门让病人们在院子里透透风,活动活动筋骨。很有趣的是,男女病人之间竟然有谈恋爱的,他们谈出个什么结果来没有,我也不得而知。总之他们喜欢在一起嬉戏打闹。

高票答案中有一个提到了对医生朦朦胧胧的感情,看来医生对她似乎也不错的样子,写得很美好——这可不像精神病院啊,哪个医生瞧得上女病人呢?

我们知道牢里有牢霸,精神病院里同样也有霸王。在这里就是弱肉强食,谁够强悍,就是赢家。第一次去的那个时候电视还放在病房里的,还没有挂到过道里。而整个女病房里唯一的电视恰好放在我所在的病房里。有一天半夜里,我被电视的声音吵醒了,电视声音很大,我睁开眼睛,看到一个女人坐在床上正看得起劲呢,我姑且叫她W吧。当时,我憋着没说什么。到接下来的几天里,发现她毫不讲理,非常霸道,动不动就打人、骂人,大家都让着她。一般护士是 不大管她的,过分了,就会把她关在禁闭室,不让她出来活动。当然这种惩罚对她几乎没用。她依旧我行我素,到处惹是生非。有一次她被关,她说她要上厕所,护士没搭理她,结果她直接把屎拉在禁闭室,并且用力往外扔她拉的屎。在这里,一般病人通常借不到报纸,但医生护士好像很买她的帐,她每回都能借到报纸看。

有一天,大概是为了看电视的缘故,我让W把声音开小一点,她就开始凶我,然后向我扔鞋子,并且叫我把鞋子捡起来。我不怕她,没有让着她,她凶我也凶,然后护士看到了,让H(另一个精神病人)把鞋子捡了起来。W总是说讲自己的某某亲戚是什么大官,总之来头不小。不过经过这次的事情后她就对我客气了起来。W欺负那位跟我同病房的农村大姐,我就叫W不要这样对她。但让人大跌眼镜的是这位农村大姐竟对W各种讨好,她根本不搭理我的,倒把我晾在了一边。不过W似乎瞧不上她,不喜欢怕她的人,W开始喜欢跟我说话,开始讨好我。当然我对这位农村大姐也无好感了。我想W应该是佩服有勇气的人吧。不管这位农村大姐怎么讨好W,W都对她无动于衷。

不知道医生护士们怎么想的,有的老年人生病不爱吃饭,医生护士们怕他们饿死了担责任(精神病院里不但药必须吃,饭也是必须吃的),竟然让W来监督这些老人吃饭。当然了,W不会有什么好脾气的,对这些老人非打即骂。有一次W在扇老人耳光,我看不过去,让W别打了。那位老人大概是感激我的。不过,W经常找我聊天,这位老人看到了,对我开始不理不睬的了,她大概误认为我跟W是一伙的。可是我并不喜欢W啊,是她自己经常来找我嘛,我也很无奈啊。

W还得意地提起她跟老公两个人拿起菜刀互砍,把旁人吓到了赶忙劝他们的情景;我猜想这两个人也不过是阵势大而已,雷声大雨点小,不敢动真格。在这里人人都尊敬的往往都是一凶二恶的人。有一次W宫外孕,一个护士提起这件事情,好像还非常心疼W的样子,说是宫外孕太危险了。有一次做清洁的老太婆骂我,说我的头发掉得太多,让我到厕所里去梳头,我没怎么搭理她。但她对W从来都是敬三分、让三分的。

第二次,大概是在2012年,那个时候我被人恐吓得厉害,到处跑,只想离开这座城市。不过当我快要出市区的时候,我担心父母,给他们打了电话,他们让我立即回来。好,我这就回去。这一回,我妈不由分说就把我往精神病院送,根本不给我任何说话和求她的机会。当然她一个人是不行的,还要靠着爸爸才能把我强行送到精神病院。我爸对我妈言听计从。这一次,我在里面一住就是8个月。我妈认为我是精神病的理由就是我总听到别人在骂我,而我的任何一个亲人都说没有人骂我。第一次住院时我跟病人说我没病,是正常人。第二次进第五人民医院,我告诉别人有幻听。说实话,我也希望是幻听就好了,我的亲人没有一个对我讲实话。事实上是骂我的声音是铺天盖地、气势汹汹的。成千上万的人唾骂我,嘲笑我,十年之间没有间断过。我走在大街上,就有人对着我吐唾沫。我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这些人要这样对待我,就是阿娇张柏芝的境遇也没有我凄惨,十一二年了呀!我感觉好多人几辈子的痛苦加起来都没有我多。我有一次跟姐姐说话,我还没有说谁在害我,她就立马说我是被害妄想症。不过,她不认为我是精神病,只认为我是心理出了问题。

上一篇:孩子感冒莫拖延_心肌炎能活多久_一岁宝宝心肌炎的症状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